• 日本探班《杜拉拉》 王珞丹李光洁初入职场

  • 发布日期:2019-08-05 13:21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“静静矗立的富士山,满天飞舞的樱花,软语温存的居酒屋,脉脉流淌的温泉,在这样的美景中滋长出的爱情,一定会让观众感动。”导演陈铭章在接手电视剧《杜拉拉升职记》导筒后,在赴日本静冈的富士山脚下取景时曾兴致大发地抒了一回情。2009年12月7日,陈铭章率大队人马转场静冈,剧中杜拉拉与王伟“热恋,失恋,感情重升温”的戏份就在这“红似火,绿如茵,黄如金,白如雪”的异国小城悄然进行。

  面朝大海春暖花开,是异乡人来到这个城市时最直观的感受,即使是初冬的静冈,依然天蓝蓝海蓝蓝,暖意融融,这里没有如潮的人群,嘈杂的声响,茶园、富士山、伊豆半岛、土肥温泉……一切都格外静谧而自然。当然,对于《杜拉拉升职记》剧组来说,这趟为期一周的“旅行”并不轻松,行程安排得紧锣密鼓,每天早上六点多开工,直忙到夜深人静。

  直飞静冈的第一天,为了抢到午后两点的太阳,剧组一下飞机便拉着设备直奔拍摄地——茶园。提起日本,人们会联想到日本茶,在去静冈市区的道路两旁,到处是排列整齐、一望无际的茶林,郁郁葱葱,茶海“绿波”翻腾的景象颇为壮观。茶园是杜拉拉与王伟热恋时的度假地,远眺过去,王珞丹(在线看影视作品)、李光洁(在线看影视作品)饰演的杜拉拉、王伟正手牵着手,笑意盈盈地缓步走来。在金色阳光的映衬下,穿着白色圆领长款毛衣,头戴蓝红相间贝雷帽的“杜拉拉”不再给人职场硝烟的紧迫感。此时此刻,她正沐浴阳光,享受爱情。王珞丹身上的白色毛衣引起了记者的注意,从上飞机开始,她就穿着这件很时髦的戏服一路“招摇”到日本。得空问她,才知这件“爱情毛衣”是王妈妈花了半个月的时间亲自织给女儿的。

  第二天一早的游骏河湾则是杜拉拉的独角戏——因为王伟前妻的频繁骚扰,杜拉拉与王伟的爱情出现了裂缝。湛蓝的大海,万里晴空,远处是高入云端的富士山,传说富士山能够带给人好运,失意的杜拉拉却独自乘坐骏河湾渡轮重游富士山,追忆曾经的美好恋情。一个上午,李光洁难得没有戏拍,但他却是最忙碌的一个,除了不停地被人拉来合影,他还义务担当起了王珞丹的御用摄像,将这一次日本的初体验记录在镜头中。

  接下来的几天,都是在杜与王的爱情分合中有条不紊地拍摄中。修善寺旁的竹林小径,被如火的红叶包裹,分外妖娆,王伟就是一路追随到这里,寻找杜拉拉,希望重拾往日的恋情。

  日本最著名的当然还有别具一格、幽雅寂静的天然温泉,因为泉质使肌肤光滑柔润,这里的温泉又被称作“美女之汤”。在一片葱郁翠绿中浸身汩汩热气的温泉该是一件多么惬意的事情,可对于王珞丹和李光洁来说,泡温泉实在让他们有点憋不过气来。因为一场戏拍下来,他们在池中泡了差不多四个小时,此时最大的心愿就是导演赶紧喊“OK”。

  小说《杜拉拉》被界定为职场励志手册,爱情细节描述得很少。现在30集的电视剧,将杜拉拉的爱情线铺陈开,编剧张巍说:“电视剧版杜拉拉不但升职更加费劲,爱情之路也更多波折,原著中的爱情来得太容易,好像现代版的灰姑娘。改编后的杜拉拉得永远奋斗不息才能收获爱情。”于是,在硝烟弥漫的职场规则外,还添加了爱情蜜糖,杜拉拉、王伟及王伟前妻、杜拉拉前男友展开了一段纠结不清的多角恋情。

  作为台湾偶像剧的领军人物,陈铭章凭借《命中注定我爱你》(高清在线年的电视剧收视冠军,创造收视神话的同时,更让阮经天从普通的模特一跃成为当红“炸子鸡”,他的另一部作品《放羊的星星》在台湾也超级火爆。在大陆,陈铭章拥有超高人气,是众粉丝和媒体的追逐对象。34422财神爷中特网他的加盟,让电视版杜拉拉增加了时尚年轻的偶像剧元素。“以我多年的经验,我觉得想要抓住观众,爱情的部分会比较有效。我不希望把它变成只有白领才看的戏,我要让更多的观众看懂它,接受它,喜欢它。所以,我不会在职业层面上深入挖掘,我比较在乎的是职业以外的细节,要让大家感觉每个角色都像是你身边的朋友。”于是,杜拉拉、王伟两人感情发生重大转折的戏选定在富士山脚下的日本静冈拍摄。“台湾从来不播大陆时装剧,就算最火的《奋斗》《潜伏》也一样,台湾普遍存在偏见,认为大陆时装剧不好看。我希望把在台湾的成功经验带过来,让你分不清这是日本的、韩国的,中国台湾的,还是大陆的。它的质感要跟上国际节奏,我会把它做得特别明亮活泼。包括找S.H.E唱主题曲,就是要让它有流行性,时尚感,在开拓族群上起到最大作用。”据悉,电视剧《杜拉拉升职记》将会成为在台湾播出的第一部大陆时装剧。

  在电影版杜拉拉中,徐静蕾曾直言不讳地承认:“广告植入挺多的,现在就算你喝瓶水,也有品牌在里面。”电视剧的植入式广告当然也少不了,不过像某“丑女”般赤裸裸的雷人广告会屏蔽掉。陈铭章开玩笑说:“我们这次的商人特别有良心,不会无止境地植入,在戏里它们会很自然地出现,不至于出现什么‘××咖啡真好喝,它含××成分’的低级笑料。”制片人徐小欧说:“如果我们想做植入广告,我们可以做得非常满,赚非常多的钱,但我们在植入的广告品牌上限制得非常死,品牌要跟剧中人的生活场景、喜好一一对应。我们的原则是,第一,一定不要伤害到剧本身。第二,品牌一定要好,绝不做白领不可能用的东西。”

  SMG早在2007年便买下电视剧《杜拉拉升职记》的改编权,早于电影版和话剧版,但电视剧却是最晚启动的项目。在两年的剧本运作中,最大的困难在于职场剧没有成熟样本,更痛苦的是大陆没有相关成熟的编剧。相对篇幅短的线集,需要做最多的调整,最多的角色转换。制片人徐小欧告诉记者:“大陆编剧都是没有职场生活经验的,99.5%的人分不清楚市场总监和销售总监有什么区别,他们连最基本的常识都讲不清楚,更何况里面有很多职场斗争。在职场中市场部和销售部是永远的竞争者和矛盾体,所以在找编剧做故事时遇到了巨大的困难。”

  另一方面,购买“杜拉拉”电视剧改编权也遭到业内人士的质疑。一个完全没有故事的小说要拍成电视剧谈何容易。“刚买进‘杜拉拉’时,内部讨论很明显分为两派,很多女性认为它说出了我们的心声,可男性的共鸣相对会少,可能思维方式不同。但我们确实有这样的责任感,这个题材在中国从来没有打开过市场,电视剧拍过一些职场戏,但没有一部成功。而美剧、港剧有很多职场剧。后来‘杜拉拉’慢慢红了,我们觉得它有那么好的市场基础,为什么不做?而且‘杜拉拉’早两年拍不会成功,因为中国的白领阶层还不成熟,这几年,他们有了话语权,也是时候拍‘杜拉拉’了。”